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真实的故事
1 有一天南部出差,我到一个朋友家里作客,他们夫妇和我晚上一起吃饭,他开了一瓶陈年高粱,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里做事,平时非常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职主妇。

  呵呵,顺便说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养得比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门,皮肤白皙而且人极温柔,在我和老婆做爱的时候,会经常性幻想到朋友的老婆在床上娇喘的样子,这样总是能使我加倍的兴奋。

  第二天我不用开会,加上很久没有聚会了,大家都聊得很尽兴。在吃饭的时候,朋友大声说着以前大学里的种种趣事,拚命地把记忆中的陈年往事拿出来当作笑谈,同时开怀畅饮,不一会就有了几分醉意。

  我斜眼看了一眼朋友的老婆,发现朋友的老婆虽然已经32岁,但风韵却是十分的撩人,特别是喝了酒以后,衣领也松开了,露出半个白皙丰满的胸部,依稀可分辨出暗红色的乳头坚挺着,不时还会随着笑声颤抖,原来朋友老婆没有戴胸罩。

  妈的,我以前总是幻想着她意淫,今天看到了这样的活春宫,加上酒精的作用,下体一下子澎涨起来。我心里想着:「全职主妇每天没有事做就看色情片和漫画书,然后等老公回家就急不可待地坐上去疯狂,不知朋友老婆是不是这样?

  靠!这小子可真有点艳福啊!」我不尽感叹着。

  想想自己的老婆,虽然也是有几分姿色,但她每天都要上班,下班后累得不行,我想要的时候,她都是应付一下就睡去了,搞得我经常慾求不满只有自慰。

  唉,认命吧!

  想到这里,我又回头看看我朋友,这头猪大概没有发现我的心思,还在那一个劲地说笑话、劝酒,于是我就继续和他喝了起来。我自认为平时的酒量还是可以,但这次好像还没有喝到量就有点晕头转向、头重脚轻、昏昏欲睡,看看表,时间也不早了,而且喝得也不算少了,我就提出要去休息,朋友也没有阻拦,安排我到睡房。

  到了半夜,我忽然有些尿意,为了不继续发出声响,我将房间门轻轻的打开了,出了房门,发现到了另一间卧室门没关,看到朋友的老婆正在熟睡。(我朋友在客厅睡死了)我走进了房间,他老婆好像听到了脚步的声音,不清不楚的嗲嗲说了一句:

  「快来嘛,急死了!」一边说着一边还扭动着雪白的腰臀。由于晚上没有开灯,看来她一定是把我当成她老公了。

  我也没有说话,心想,别看朋友老婆白天人前那么端庄秀丽的模样,原来晚上上了床就这样淫荡,就等着我来好好玩吧!想到这儿,我就上了床,面对面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腰,开始伸手摸她的背部。不摸不知道,朋友老婆的皮肤是这样的细滑,她的小腹部平坦紧绷,紧紧地贴住我的身体,爽啊!我心中不禁暗想,真是如天上仙子,人间尤物。

  我顺着她腰臀间的曲线慢慢向上摸去,抚到她性感的肩胛骨和白皙的脖颈,一丝柔顺的长发夹在我手指缝中,随着抚摸更是使她感到既兴奋又痒痒,不禁发出「咯咯」的笑声。

  她笑的时候,高耸的胸部也不停地碰触到我的身体,让我更加兴奋,于是我决定好好地挑逗她一下,为了不让她发现我不是她老公,于是我把她反过身来,这样我正好可以用我的胸贴着她的背部,然后双手就可以自由地玩弄她的双峰。

  果然,朋友老婆刚被我稍加技巧地揉搓了几下就开始气喘吁吁,哼哼起来:

  「老公,你今天好棒!好刺激啊!揉得人家的咪咪好舒服啊!我要你进来……」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显出很急的样子。

  我没有回应,只是继续着我的进攻,我将朋友老婆的两只乳房用一只手抓住不停地按捏,然后另一只手向下摸去,先是轻抚挑逗了一下她的肚脐四周,她马上有了反应,腹部的肌肉有点阵缩紧绷。然后又我又忽然一下子将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间,用整个手掌压住她的小妹妹。她好像还没有准备,被这样突然的一攻,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顿时,我感到手掌上已经沾满了湿黏的液体,原来她下面已经这么湿了。

  紧跟着,她开始把自己的双腿打开,将小妹妹用力向外挺,身体也不停地扭动,想与我的手掌进行充份的摩擦,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让她得逞,我将手拿开,开始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她显然是十分受用,刚才腹部紧绷的肌肉也开始放松下来,但又显出十分焦急,「嗯……」发出叫春的声音。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想急着我继续抚摸她的小妹妹,但我仍然不紧不慢地抚摸着,从她的大腿内侧到腹股沟,充份调动她身体的每一处性感细胞,每到一处,她的身体都会轻微地颤抖着、享受着。

  「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真正的性交,而是爱抚。」这句话说的真是有道理,正当她享受身体爱抚的时候,我又一次突然袭击到了她的双腿中间,「啊!」这一下显然比刚才更加刺激,她的背不由自主地拱起。

  我的手上已经被黏滑的爱液粘满了,我顺势进行轻轻的揉动,不停地刺激着她的小阴唇和阴道口,朋友老婆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而没有规律,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呻吟。由于爱液的缘故,爱抚得十分顺滑,没有任何的不适和障碍感觉,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小阴唇已经充血勃起,像花瓣一样向两边张开,好像在饥渴地等待着什么。

  这时爱液已经流出很多,加上我的捏搓,开始向下流,我摸了一下,发现下面的会阴部也是黏黏的液体,而且顺着屁股沟流经她的肛门,将屁股下面的被子上洇湿了一大片。

  我心里暗想,我知道她已经差不多了,我为了不让她发现我,我不敢从正面进攻,于是我顺势将她的腰一抱,提了起来,屁股撅得高高的,她非常配合,我基本没有费什么力气,大概这个姿势她们两口子也经常做吧!

  我将我硬得受不了的小弟弟向前力挺,由于淫水非常多,「吱」的一声,没有任何阻碍,整根没入!我靠!真是爽到了极点,我马上有一种想射的感觉,可是我立即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我插在最深处,按兵不动,然后用手从后面捏住她的乳头,开始揉捏。

  她显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开始使劲摇动自己的臀部,而且还不时前后地动着,这真是香艳无比的视觉刺激,雪白性感的臀部加上这样的淫声浪语,让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又涨大了许多。

  由于被淫水一泡,加上阴道肉壁的夹吸,小弟弟开始变得更加粗壮和有力,我开始进行原始的抽插运动。这一招虽然老套,但却是女人最享受的动作,我的小腹不停地顶撞到她的白臀,发出「啪啪」的声音,加上淫水的特别的「吱吱」声,真是活色生香。

  朋友的老婆显然已经非常兴奋,她的头顶在床上,屁股使劲翘得高高的,还不停地扭来扭去,想努力增加磨擦力,而我却不紧不慢、深深浅浅、左冲右突,还不时地以小弟弟为中心作圆周运动。

  我的腰功可是很了得,我老婆就十分受用这一招,曾由于这一招兴奋得晕厥过去。果然,我一使用绝招,朋友老婆马上大声的叫了出来:「哎哟!哎哟!老公……太爽了!老公,你什么时候变这样强?」阴道也明显变得紧了起来,紧紧箍住小弟弟的根部。可是越这样,小弟弟就越硬越粗,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我老婆的里面就不像朋友老婆这么紧,属于「外紧内松」型,而眼前的这个尤物真是个极品,我不由得有点想射出的感觉。

  不妙!我心想,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射出来!如果这个时候先丢了,女人会恨你一辈子!可是在里面插着,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急中生智,果断地将小弟弟猛的拔出,只听「啵」的一声,好像拔出了一个香槟木塞一样,同时我感觉到有液体飞溅到我脸上、身上。

  一边看了看小弟弟,只见我的小兄弟被折磨得浑身发红,湿漉漉的,但仍然挺直,龟头也饱满的闪着亮光。连我自己也觉得惊讶,我和我老婆做的时候,从来没有勃起过这么强。

  正在她急得直哼哼的时候,我用双手把她的浑圆的屁股缝扒开,开始仔细察看她的私处。可能是由于经常做爱的缘故,朋友老婆的阴部阴毛比较茂密,小阴唇也比较黑,我用手指轻拨开两片小阴唇,粉红色的阴道口露了出来。由于刚才的激烈抽插,阴道口粘着一些白色的泡沫,因为兴奋充血,整个阴部像个大水蜜桃子,汁多饱满,还带着着淫秽的淫水。

  我忍不住开始舔起她的阴道口和小阴蒂,这一下她受不了了,「不要啊!」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她却是腰肢狂扭、双乳乱颤。每当我的舌尖扫过阴蒂的时候,她就会跟着双腿颤抖一下,我越是用力,她就抖得越厉害,于是我也顾不得脸被淫水搞得水花花的,更是加快了速度。

  「不要了……老公……」朋友老婆的两条腿已经开始抽搐变软,显然已经趴不住了。

  看到她快顶不住了,我一口噙住朋友老婆的小阴蒂,朋友老婆显然有点受不了这样过度的刺激,好像有点喘不上气来,我马上就开始吸气,使小阴蒂在我口中形成一个「悬空」的状态。大概停了五、六秒钟,猛的松口,「叭」一下,小阴蒂从我口中跳出来,变得像个小小水晶桃子。朋友老婆终于顶不住了,两腿彻底叉在床上,也顾不得小鲍鱼露在外面,喘着气。

  说到这里,我要插一句,我这个朋友老婆的下体味道比我老婆的重,好像更像咸水,看来女人的味道真是个个都不同啊!

  这时,朋友老婆的手抓住我小弟弟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似乎发现了什么。确实,我的小弟弟长得有点不同,前端十分上翘,像根香蕉,我老婆总是爱开玩笑取笑我那东西长得不直,但是她虽然嘴上说,心里却是十分的享受。

  「是不是被朋友老婆发现了?还是……」正在我迟疑的时候,朋友老婆将身子转过来。我吓了一跳,心想:这下完了,要被发现了!

  谁知,朋友老婆反过身后,将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抬起,并用手将小弟弟急不可待地塞向她的阴道口。我一看,也想不了这么多了,顺势一个老汉推车,小弟弟高昂挺进,又是「吱」一声,没有障碍地进入了。朋友老婆一声闷哼,紧咬着嘴唇,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浪叫。

  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她一抓小弟弟时就已经发现,现在和她做爱的人不是她老公啦!只是她正在高潮要来临的当口,又舍不得不做,乾脆就将错就错,不过变得有点放不开了,也不好意思再叫床,而是忍住不叫。

  哈哈!这下我可放心了,一把将她的双踝抓住,举过头顶,用力将小弟弟向阴道的深处顶去。由于这个姿势可以插得很深,我感觉到已经顶到了朋友老婆的子宫口,像一团软软的棉花一样,热黏黏的感觉,每顶一次都要熨烫一下我的龟头,传来一阵酥麻从下体一直冲到大脑。

  这时,我也顾不了什么「三浅一深」了,每次都顶到尽根而入。由于朋友老婆停止了浪叫,反而使肉体的撞击声音更加清晰,只能听到朋友老婆喉咙里一声声「咕咕」闷哼和我粗糙的喘息。

  就在这时,我感觉朋友老婆的体内发生了变化,脸上泛起红晕,头也使劲扭向一边,两个性感的小脚绷得紧紧的形成了弓型,趾尖使劲向里勾,双手好想要抓住什么似的抓我腰和腿部,我知道她可能快要「来了」!于是我用肘部支着身体,上身向前压在她的身上,一边用两手捏住她坚挺的乳头用力捏,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

  这时好像一切时间都静止了,她在我的重压下呼吸紊乱而急促,身体也开始变得紧绷起来。终于,我那排山倒海般的抽插走到了尽头,小弟弟忍无可忍,我大吼一声,身体使劲向前一顶,紧紧贴着她的小穴,一波波浓热滚烫的精液直喷射向她的最深处。而她的子宫口好像天生就要渴求这股强而烫热的精液一般,开始抽搐起来,紧跟着像婴儿般不停地一波一波地吮吸着,贪婪的、满足的、淫乱的气息充满着整个房间。

  很久以后,她慢慢松开了双手,而这时我的背上一定被她抓出了指痕(我能感觉到有点痛),她大张着双腿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好像睡着一般静静地闭着眼,脸上浮现着女人高潮后特有的满足与幸福,而她身下则是湿了一大片的床单。

  过了十几分钟,我想,还是不要在这里过夜的好,免得明天早上天亮起来大家尴尬,于是我又原路返回自己的房间。由于消耗过大,我也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醒来已是9点多钟,我匆匆的盥洗一下就到了餐厅,朋友老婆已经衣着整齐地在厨房做早餐了,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我不禁有点心神荡漾。可能她也有点不好意思吧,都没有敢和我的眼光直接对视,而且小脸上分明还挂着一抹红晕。

  算了,我还是随便走走吧,免得呆在这搞得她手足无措的,「我去喊你老公起床吧!」一边说,一边向我朋友他们房间走去。

  那房间正是我昨晚疯狂的地方,朋友仍然在床上睡得很死,可是我却发现床上的床单已经换过了,「真是个有心计的女人。」我想,大概是我走了后她换的吧,以免被别人发现那一片「狼籍」。

  过了十几分钟,我朋友盥洗后走出房间,我若无其事地打了招呼,并且还装糊涂的说:「奇怪!我昨天酒量怎如此差?」然后一起吃了早餐,说了一些道谢的话,启程回家。

  这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现在她已是我固定炮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