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表哥对不起,原谅我内射了表嫂】
1

  芳华是表嫂的名字,本是中部乡下人,十几年前随着家裡人一起迁移到我们这个北部的城市。乾燥的气候并没有淹没她天生的丽质,芳华的皮肤洁白细腻,长髮飘逸如云,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估计),一双眼睛充满着柔媚。更难得的是,只上过高中的她竟然有白领般的气质,难怪家境富裕的表哥会不顾父母的反对,在相识了半年后就坚持和她结了婚。

  舅舅和舅妈反对的主要塬因是表嫂没有正式的工作。由于缺少文凭和关係,芳华只是在一家超市做着临时的内衣促销小姐。虽然舅舅家决不在乎多出一个人的固定工资,但思想保守的他们总认为一份稳定的工作是稳定的婚姻的前提,更愿意找一个贤妻良母型的儿媳妇。

  在儿子表明坚决的态度后,他们不得不做出让步,勉强同意了婚事。只是鉴于已经不太愉快的婆媳关係,就出了二十多万块钱,给表哥另买了一处商品房,婚后就分出去住了。 他们婚礼我是参加了的,当时我正上高中,放学后去饭店的时候,酒宴已经开始。西装革履的表哥春风得意,揽着表嫂一桌一桌的敬酒。芳华身披婚纱,映衬的肌肤胜雪,眼睛裡带着掩不住的喜悦和一丝羞涩,紧紧的依偎在丈夫身边。老天作证,我当时没有一点邪念,只是觉得自己的嫂子好漂亮好漂亮。

  表哥比我大六岁,在我上高中之前,经常跟着他出去瞎闹,彼此间就象哥们一样。只是近几年我的学习渐渐紧张,而他大学毕业后,也开始注重事业的发展,工作比较忙,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

  巧的是,他们的新房就在我的学校旁边,于是表哥经常邀我去吃饭,后来又乾脆配了把钥匙给我,安排了一间小屋,让我随时都可以去休息。有了这个便利,我乾脆很少回家,就住在他们那裡,把教室和卧室联成了一条更短的直线。 表哥的新房是一套宽敞的叁居室,正中是客厅,北面是我的小房间和厨房,在厨房外面伸出了一个不大的凉臺;南面有两间,分别被佈置成书房和他们的卧室,阳臺在他们的卧室外面,已经用铝合金封的漂亮而严实。整个家洁净舒适,充满着新婚的温馨。

  嫂子是个“小媳妇”,比表哥小整整四岁,和我的年龄相差不大。但也闭O早早的就离开学校进入社会的缘故,芳华外表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学校裡那些同龄的女孩的书生气,更像一位成熟的职业女性。 她对我很好,很关心我的学习和生活,也常象表哥那样和我开开玩笑。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家的时候,我甚至会给她讲几个在哥们那裡听来得不算太尴涨漹*尔陧A她从不会为此生气,更不会闆起脸来教训人,总是弯起眼睛暧昧的笑,然后用小葱似的纤纤手指点我的额头,骂我不要学坏了。

  当时,芳华在我的心中象女神一样可望而不可及,我从不敢奢望什么,只是真的羡慕表哥的幸福,暗暗在心中祈祷自己以后的女友也能像嫂子一样美丽温柔。偶尔衝动的时候我也会偷偷幻想着她美丽的身体,想像着表哥和她所做的事情,——虽然在达到高潮后常常产生负罪感,但还是无法控製住自己,学校的青春女孩够多也够漂亮,但芳华和她们相比有自己独特的让我深深迷恋的魅力。 在哥嫂都不在家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的躺倒在他们新婚的床上,努力想从绵软的被褥中嗅出美丽嫂子的身体气息,想像着上面发生的激烈故事。也真的想听一听,甚至看一看他们的做爱的情景,可由于我每天晚上放学时间比较晚,下晚自习回去时他们经常已经睡着。

  而他们的房间又没有冲屋内的窗户,门子的隔音性能又极好,所以儘管每次半夜去厕所我都要把耳朵放在他们的房门上听听动静,却从没有“发现”过什么。 有一天机会终于来了。 一个初夏的中午,表哥在吃饭时对我说晚上要和嫂子去赴一个公司同事的宴会,晚饭要我自己解决,我无聊的答应了。 下午下课后,我打了一会篮球,然后回到表哥那裡休息了一下,準备自己下点麵条。那知道越休息越懒了起来,一点也不愿自己动手做饭,就翻出了两块钱,跑到路边吃了盒饭。

  晚自习上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发觉不对劲了,肚子疼得要命,刚刚吃下的那顿口味还不错的晚饭在肚子裡翻江倒海,搞的实在没办法上课了。在去了几次厕所后乾脆请了假,拿了几本书就回去了。 到了家裡翻开药箱,找到几片毗派酸吃下,我感觉浑身发软,没有力气。于是脱了衣服,几乎全身赤裸着躺在床上渐渐的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听见楼下有人在很大声的吵架,似乎是撞了车。我从窗户探出头,天已经黑了,路灯模煳的光亮下围了一大圈人,却什么也看不清楚。我不满的骂了一声,关上了窗户。看一下表,已经九点了,哥嫂还没有回家。 肚子已经不再疼了,精神也好多了,我走出房间,直接站在北面的凉臺上。这是四楼,对面就是我们学校的操场,不用担心被人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几百米外是灯火通明的教学楼,我的同学们还坐在书桌前刻苦的学习,学生的日子真是苦呀!! 我做了几个扩胸动作,大口唿吸新鲜空气,刚才的不适渐渐消失了。

  想着还没有完成的数学作业,我準备一会再看会儿书。 就在要回去的时候,我发觉屋裡的灯亮了,是表哥他们回来了!我不由得慌了,面对漂亮的嫂子,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光着身子的!情急之中,只有先蹲下来,盘算着儘量不让他们看到自己,再趁他们回房间后,悄悄回屋穿衣服。 芳华在叫我的名字,声音温柔动听,在平时我是非常乐意答应的,可现在我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被发现,做贼似的狼狈尴尬。 从厨房的门玻璃上,我看到嫂子把表哥扶到了沙发上,看样子表哥喝得不少。只听嫂子对他说:“先歇会儿吧,小飞可能在,门没锁好。”我的心剧跳起来,要是被嫂子看到了我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家呆下去! 表哥嘟囔了一句:“怎么可能?小飞不都是十点多才回来吗?你去他房间看看。”过了一会,嫂子说:“他没在屋,可能走的太急忘了把门锁好了。” 表哥拉住她的手,一下子把芳华扯到怀裡亲了一口,“我说他也不会在,正好我们来一次把,嘿嘿,有几天没做了,想不想?” 芳华嗔笑了一下,“谁想呀?看你一嘴酒气!”手却开始抱住丈夫的身体,动情的抚摸着。我看得越来越激动,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很紧张,担心被他们发现。

  芳华的红色拖鞋已经甩到了一边,赤脚坐在表哥的腿上,浑身上下都被表哥的大手揉着,不一会就衣衫不整了,紧身T恤已被撩到乳房上面,胸衣的带子也被解开,长裙早被她自己拉下,丰满的臀部把白色的内裤绷出淫糜的色彩。 表哥的手掌移动到芳华的屁股上,用力扭着芳华那丰满翘挺的部分,并用手指挑开内裤的边缘,从后向前探,手指似乎点到她的阴部,用力的动着。

  一定是触到了她最敏感的地方!芳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自禁的抬起头来,开始一阵阵颤抖,烧红的脸蛋依埋在表哥胸口,大口喘着气,瀑布似的长髮散到身后,修长的手臂紧紧搂着表哥的肋部,我看不到嫂子的表情,只听得她偶尔发出的令人销魂的呻吟。 表哥的手由芳华的丰满的屁股下滑,把内裤慢慢褪下,于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雪白的少妇的臀部,这属于我无数次幻想过的芳华的身体,现在竟如此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我的唿吸不由得紧促起来. 在芳华的喘息声中,那只手再次探入她的屁股缝,手指抠挖着什么,只是在听到嫂子不满的哼声后,才转移位置,将她浑圆丰腴的屁股象麵团一样按出令我神往的柔软。

  表哥用力分开芳华修长的双腿,低头抵住那个让我无比嚮往的地方,芳华的唿吸声随之加重,用一隻手拉住沙发的靠背,另一隻手死命按着表哥的头,大声的呻吟了出来。她的整个上身几乎平伸,随着表哥的动作而扭动身体,漂亮的长髮竖直的垂下,不住的扫着木製的地闆。 几分鐘后,表哥把芳华翻了下来,让她坐在沙发上,动手剥下她的T恤和胸罩,又抬高她的双腿,把已经褪下一大截的小内裤彻底的拉了下来。她自己也把双腿大大的分开,裹着短丝袜的纤秀玉脚放到前面的茶几上。一瞬间,她的阴部在我的目光中一闪而过,似乎已经亮闪闪了. 表哥很快就当住了我的视线,他跳到芳华分开的双腿之间,微微曲腿,向上捧起她的屁股,挺着长大的阴茎一下子插入她的体内,然后就开始了一下下的有力抽插。芳华紧紧缠绕住表哥的身体,配合着表哥的动作勐烈耸动.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甜腻腻的弄的我也激动万分。

  表哥一边*一边揉捏身下的成熟女人,芳华她那对雪白的乳房被捏成各种形状,依着衝刺的频率晃动。 他们逐渐进入了忘我境界,动作越来越激烈,呻吟声愈来愈疯狂,能清晰的的听到芳华在喊:“快点!。。。。。。再快!。。。。。。” 表哥也兴奋到极点,突然挺起身,用力把芳华抱到自己身上,手托着她的屁股,快速的挺着,芳华把头靠在表哥的肩膀,双手双腿紧紧抱着身边的丈夫,甩动着已经纷乱的长髮,发出一阵急似一阵的哭声似的呻吟。

  正剧烈运动的表哥突然“啊!”了一声,骤然停顿下来,紧抱住怀中美妙的肉体不住颤动。芳华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着急的扭动身子,似乎还想继续刚才的疯狂,皱着秀气的眉头说:“不要。。。再坚持一下。。。”但表哥已明显力不从心,从芳华的身体深处抽出了已经满足的肉棒,把还在失望的扭动身体的美丽妻子放到了沙发上,借着酒劲摇晃着坐到一旁. 芳华白皙的小手急切的拨弄着已经耷拉下来的阴茎,想着能够继续激情,却被表哥把手拨到一边,略带歉意的说:“今天太累了,下次再说吧”,然后就闭起了眼睛,不一会竟响起了鼾声。

  芳华失望的把手拿回来,刚才的激情仍未消煺,她把腿伸直,用手抚摸自己的阴部,眼神渐渐再次迷离,呻吟声又急促起来,似乎又找回刚才的感觉。 我在门外看的目瞪口呆,浑身热血沸腾,这是我心目中曾如女神般圣洁美丽的嫂子吗?如此激情淫荡充满慾望的芳华和白天那个一袭套装的窈窕淑女竟然是同一个人吗?

  我的手在搓动肉棒,在芳华忘情的扭动身躯,甩动长髮,不停呻吟的时候,我真的想冲进去插入她的阴道,继续表哥未竟的事业,给她以彻底的满足。但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做,她毕竟是我嫂子,而表哥也近在咫尺! 表哥的鼾声越来越响,看来今天是确实累了。芳华依然陶醉在自己的幻想裡,双手在自己的阴部和乳房揉动得很有规律。她的身体挺的很直,头向后仰,秀气的脚尖绷得很紧,性感的红唇微微张着,不住娇喘,发出的呻吟比刚才小的多。

  这是我一生中从未见过的场景,冲进去的慾望越来越强烈,简直就快要就要脱离我的控製了!值得庆倖的是,上天阻止了我的莽撞行为,因为芳华已经在一阵剧烈的振颤和忘情的叫声中将身体挺到极限,然后勐然停了下来,慢慢放鬆斜靠在沙发上,美丽的乳房颤动着,大口喘着气。 表哥忽然被芳华高潮的叫声弄醒了,迷煳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表:“小飞要回来了,回屋睡去。”然后就摇摇晃晃的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