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我的第一个女人阿静老师

我的第一个女人阿静老师


  我由衷地感激我的第一个女人──阿静!我的第一次,第一次插入女性阴道性交,享受欲死欲仙的肉体刺激,奉献给了不是处女的阿静!

  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分配在家乡的一所中学教书,因为我刚到,学校没有安排主科给我,两三年的时间里都是政治历史之类的科目。后来身边的哥哥姐姐们见我还没女朋友,就给我张罗着介绍了同在学校教书的她----我的第一个女人是阿静(罗静),她身高1.66米,身材高挑,貌美单纯,温柔驯顺,处世随和。是数学专业毕业,毕业以后在我们这一所职业中学授课,也是我触及的第一女人。她奶子雪白、硕大而且坚挺,奶头、嘴唇和阴唇都异常红润。正如她说的:她正常的红唇如同涂抹过胭脂一般,而别人却或惨淡无光或紫黑难看。

 
  第一次抚摩女性乳房,在90年3月底发生,那次足以让我处男之身销魂荡漾,在阿静第一次单独到我处时,我终于在饭后与她亲近,把她的手握住,探手进去抚摸其乳房、亲她的红唇,把她搂坐在我身上,真正享受着两人世界的极度浪漫(为此,我在出差茂名时,还在宾馆为她写下热情洋溢的情书,我详细畅谈当时火热的感受,还向她发出共同生活的美好意愿。

  足以让阿静脸红心跳,为之所动!可惜,给她和她给我的信件全部都于94年1月销毁了)第一次让年轻女性(阿静)触摸勃起的阴茎,在90年4月第一个周六晚上,在东湖边,阿静在我的鼓动下,为我裸露的阴茎来回摩擦,帮我手淫,由于春寒料峭,我竟射不出精;90年3月后的第二个周六与女性(阿静)发生第一次性交。

  其时,她已不是处女,因为没出血,其阴道口虽有些紧,但已无大碍。我插进龟头后,就能够顺利抽插了。我可以感觉出来。(几乎每次头一回性交,我都有这样的先紧后松的感觉)从90年4月至91年7月中旬的一年多时间里,估计我与阿静同房睡过几十次,性交射精次数近150次,着实她让我尝尽了房事之乐。

  我当时听惯了她妹妹叫我“姐夫”!如果娶到阿静为妻,她是那样的顺从和温柔!我俩的性生活该是多么的和谐啊!(在91年7月,我曾经将与阿静的性交情景绘声绘色地描述过,当时把材料拿到站前商场复印,那个30多岁的女店员瞅见了,面露惊讶之情,连连咋舌瞠目。可惜94年1月我怕老婆发现,自行将其销毁了)。

  在我的单人宿舍通常光一晚就进行2- 3次性交。把她刚带回来,在幽暗诱人的白炽灯光下,尚未洗澡,就急不可待地让她坐在我大腿上,正面相对性交一次,这时感觉新颖;澡后上床一次,临睡前第三次,然后双方赤裸着,我的阴茎紧贴她的如玉的胴体相拥而睡,气息交融,合二为一。可谓浪漫至极!第二天中午,自然再性交一次。

  但我不觉得累!年轻气盛,精液充足。有时,先提水为其擦拭洗净下身,自己洗冷水浴,便立刻与其发生性行为。

  她是第一个吸吮我勃起阴茎的女人,可惜我当时太懵懂,没能想到要舔她的红艳艳的阴唇,也许吸吮她的“屄味”会特别带劲。

  她被我干时和事后,都会说:“老公,爽!”明显,她达到了性高潮!(当时录象机很贵,我们从没有一起看过三级片,性知识不多,但配合非常默契、得当,可是性交体位没变化,我的兴奋点只集中在阴茎上。

  她丝毫没有异议。她曾经讥笑那些性经验丰富的妇女为“老山猪”,她自谓谈过恋爱,但未曾发生过性行为,我不信却也不计较)当然我称呼她是“老婆”。

  性交中她散乱的头发、投入的神情和急促的呻吟,至今仍让我如同当前,遐想联翩。在爬在她身上性交时,因为她比我个高,通常我会一边摸她的硕大的奶子,一边吸吮另外一个奶子,她总能迎合我的节奏,互进互退,头发蓬松,性感诱人!最常用的姿势是我在上,她在下。与我性交时她头发蓬松,异常性感。

  大多数我们采用体外射精,有一次没有及时抽出,在她体内射精,她月经迟迟不来,用早孕试纸“先知乐”测出呈阳性(后来才从报纸的揭露中得知,这是种伪劣产品,测试结果不可信),就带她去总医院,幸亏人多没有测验,后来竟然没事。

  还有一次,她暑假回家,去了梅州她姐姐那,也是不来月经,吓了她一大跳,后来居然没事。(经历过上百次性交,我与阿静可以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俩人性乐趣得到充分的满足)最惊险的是90年5月一个周六把阿静接来性交,晚上睡过了头,她妹妹依时上门找我,而我俩一早精神恢复,又在里面性交,只好不敢出声,装作里边无人。后来她妹妹再来敲门,我只好拉上布帘,说姐姐没来(她藏在床上)。当时,她妹妹一定会怀疑!她妹妹只好满怀疑惑地走人。事后,我与阿静到附近公园照相。记得我还把其中一张寄回家,镶在镜框里呢!

  由于我的“无赖”和阿静的柔弱、迁就,尽管在阿静宿舍和室外洗衣水管处,我总要缠着打开阿静的小背心(一般她不穿文胸),要看她的乳房、抚摸她的两个奶子,还要吸吮她两个鲜红的奶头。

  当然,留下不少带血的卫生纸。由于我色胆包天,她很难拒绝我的性交要求,同时她的性欲也及其旺盛,她甚至也不顾一切来满足我。有几次在阿静来月经时照样偷尝禁果。在她月经期,我在自己宿舍或戴避孕套或干脆真枪实干,与她性交,她那时性欲也特别强盛,乐意奉陪。因此我把事后擦拭的带血、带精液的卫生纸和避孕套丢弃、堆放在床底下,床底下许多带血、带精液的避孕套和卫生纸。

  1990年12月21日(星期五)晚,我骑单车去阿静学校,回来,与她一同乘坐小巴士回我宿舍,晚上又与其性交,大干了几次。在90年她的暑假和91年寒假里,在我宿舍和她学校宿舍里,我们都睡过几次。性交得很爽!我于91年1月用相机拍照有10来张,冲晒后很陶醉,可惜后来怕人发现而丢弃了。

  我真喜欢她,同样在她所在的某学院的310宿舍,每次都当着同学面,背对他人,把手伸进她的宽松的背心抚摩她诱人的奶子(她不爱穿文胸,偶尔穿前摁扣的纯棉文胸),如果没有旁人,我一定要吸吮她的奶子。在暑假和寒假里,我与她多次在这里性交。

  在平时的周六晚上,我与她在亭子里、一楼拐角黑暗处或爬在她身上,或站着插进她的阴道性交;还在某大学图书馆旁背对学生站着性交。最浪漫的一次是,一个夜晚九点多钟时,在她的学校亭子里,周围灯光若暗若明,她斜靠着水泥凳,我正面爬在她身上进行性交,拼命抽插她的阴道,而外面却正下着倾盆大雨。

  最尴尬的一次是在一个废弃的没开灯的黑暗的教室里,站着刚插进她的阴道,没插几下,性交刚发生,就被一个贸然闯进的男人把我们吓得立刻分开身体,装作若无其事,只得走开作罢。

  最可笑的一次是90年在我宿舍性交,当时我的性经验还不多,我的阴茎竟然滑错位置,进入了她的尿道口,当然抽送有力,激动异常,事情依然很顺利,当我拔出阴茎在她阴毛上射精时,她才发觉我插错了地方。(此后再没有第二个女人的尿道让我插进去过),有点不对劲,感觉有点怪,我笑她说:“你这大屄屄!”。

  平生仅此一次。她的尿道口可谓大矣!之后,再也没有这样的荒唐事发生了。

  倘若有一、两个星期没有性交,见到她,我的眼睛眨得难受,眉毛直跳动,就象要喷出欲火,恨不得马上就把阴茎插进她的下身,狠命干她!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当然,这晚我又如愿以偿,在学校的阴暗的亭子里与她发生性行为了。

  欲火攻心,发泄阴道,感觉特别舒畅!最舒服的是在90年12月,我俩在崭新柔软的“拉舍尔”毛毯(外加一床棉被)的簇拥下性交,然后一丝不挂地搂紧睡觉,她的玉体是那样温润可亲,这张毛毯一直沿用至今,遥想当时情景,那是何等的温馨浪漫啊!

  最后两次与阿静性交(91年6月30日和7月15日)是在她家人反对,我们冷落一段时间后,我为她妹妹阿东办事后发生的。最后那次性交(7.15)是我到她学校接她回来睡完后,第二天步行送她到某大酒店,给了她几元钱,目送其上车的。

  而最后一次与她接触(她即将毕业),开头也摸过她的乳房,但后来就不理睬我,我只得用相机记录了她的几张侧身和背影,之后她把自己反锁在一间空置宿舍里,我只好拍摄西下的残阳,静静的桉树林,从而绝望地孤独地离去!(幸亏还留下这印记最后的哀鸣的情爱悲歌的照片)可能,阿静通过关系跑到深圳机场去工作了。

  我的初恋情人就从此一去不复返,再也杳无音信了。可谓是恩断义绝了!也许她怕我再次发生曾经的缠绵!一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年轻女人──阿静,竟然为了妹妹的工作,牺牲自己,献身与我,既让我感到可敬,又感到可惜和可悲!

  我曾经留有她的碎花小裤衩和开胸乳罩,但均于91年1月21日,被妻子发现我藏着一大堆女人文胸、内裤,才忍痛丢弃了。

  这就是我和第一个女人的真实经历。幸亏自己当时能够记录下来,这段弥足珍贵的故事,才得以今日发表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