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女尼掌门

女尼掌门

因为两位绝美女神的争夺,镇守诸邪的「金芒天晶」不在其位,人类受秽闇邪气影响,逐渐变质,暴力、淫乱、杀戮层出不穷,为了净化人心,天帝派遣参佛悟道的「慈航佛母」,下凡指引人间正确的方向。
  于当世受封国师的「慈航女尼」琳清,上禀「慈航佛母」的天意善心,由入世而出世,以「慈航普善典」创立「峨嵋派」,从此在基础上教化世人,成为混乱武林中的一盏清白明灯。
  「金芒天晶」坠入人间时,所引起的「三昧真火」,竟吸引了爱玩火的「浴火凤凰」尾随其后,美丽的羽翼在九华之巅烧出「浴火重生策」,成为以女人控制武林的「百凤宫」,唯一的武力凭藉。
  隐于「虚弥雪山」掌控「天冰地雪」的「冰魄仙姑」,因为「金芒天晶」落地时的冲击,被卷入轮回而失踪,传说变成了武林着名的神兵「蓝刃」,为了守护女子的贞节,而在暗中由习得「雪花剑法」的「冰魄雪女」持有。
  在峨嵋山脚下的「渡静林」中,一直以来的和平恬淡气氛荡然无存,凶险的残暴意念使森林的小动物都躲了起来,只见十几名穿着道服的人,手拿着长剑制住了三名尼姑,而在前方则是两个人在对峙着。
  「李掌门,峨嵋和武当同属正道,你率人暗中偷袭,是何道理?」说话的是在场四名尼姑中,唯一仍未遭擒的一名,但摇晃的身体,可知她已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决斗,不过威仪的语气中,仍有不可轻侮的气势。
  女尼玉脸俏秀无伦,光秃的头不但无损她的美丽,还强调了她完美无瑕的脑壳轮廓和秀美修长的粉项,在呼呼夜风中,白衣麻布的僧袍飘扬,可见一对玉腿修长健美,使她有鹤立鸡群的丰姿,宽阔的尼姑袍被刮得紧贴身上,肩如刀削,胸前现出丰满美好的线条,教人魂为之夺。
  馥郁香洁之气,既清艳又素淡,揉合而成一种无人可抗拒的特异气质,「百花圣女」白灵素的美,和这尼姑的美是同样的不染一丝纤尘,超凡脱俗,只是前者圣洁的教人不敢平视,而这尼姑却是平淡中的天然朴素美。
  她就是「峨嵋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门人,继承「慈航」之名的紫薇掌门,以二十五岁之龄练成「慈航普善典」的大圆满之境,第一次遇上真正危机的她,有能力使峨嵋转危为安吗?
  「武当派」掌门李清风一点也没有仙风道骨之感,反而像是个六十几岁的糟老头,勉强穿上道服扮正经,嘿嘿笑道:「武林盟已经决定将「峨嵋派」收做正道人士的妓院,各位小师傅能成为「慰安尼」,让我们的性慾有所发泄,才不致对良家妇女犯下暴行,可说是一件大功德。」紫薇掌门面罩寒霜,正气浩然不可侵犯,冷声道:「无耻,峨嵋门规第一条就是要严守处子之身,戒绝色欲,这种淫秽决议请恕峨嵋不能接受,日后贫尼自会亲自向武林盟主抗议。」李清风淫笑道:「紫薇掌门请放心,以你这种身分地位和绝色姿容,只有同样是掌门的人能享用,不会让你陪太多男人的,自从上次会议后,老夫早就想尝尝「七彩艳无双」的肉体,盟主已答应让我当你的第一个客人。」紫薇掌门听到这种轻薄话语,脸红斥声道:「下流。」就要上前以一双「清心普善掌」拼命,掌中化出千道掌影,无穷变化又依着一定的至理,但李清风只是收剑后立,向周围弟子略微示意就破了这招。
  武当弟子受到指示,利剑稍微用力,一名被制住的尼姑,颈项上立刻多了一条血痕,紫薇掌门投鼠忌器,只能怒视李清风,道:「你想怎么样?」李清风笑道:「紫薇掌门还是别轻举妄动,你的这些弟子可是重要商品,我也不想在她们身上留下不好看的伤痕,而且武当弟子早已攻上峨嵋,若要她们活的好好的,嗯,先把衣服脱光让我这些弟子解解馋吧。」三名尼姑虽被点了穴不能说话,但眼中都露出要掌门独自逃走的讯息,若不是为了她们,凭紫薇名列天下十大高手的武功,何必留在这里让这些臭男人尽情侮辱,但紫薇辈份虽属掌门,其实和现在的峨嵋弟子情如姊妹,怎么能舍得一个人逃离魔爪?
  紫薇掌门满怀的悲愤和羞辱,但又不得不听命,摆动纤细的腰肢,开始动手脱下僧袍,她首先解开束腰的衣带,然后慢慢的解开外袍,紫薇掌门并没有穿肚兜,丰满的胸部随着身体的颤抖不停在震荡,被亵衣托得高高的乳房,以及双乳间那道令人迷乱的乳沟在半开的衣襟里若隐若现。
  平坦的坚实小腹、找不到一点脂肪的纤幼腰部、修长的雪白双腿也依次暴露在众人面前,紫薇掌门深深吸了口气,紧闭着双眼,用颤抖的手,拉住胸前已经半开的衣襟,慢慢向两边分开完全脱下,她那美艳成熟的身体,除了剩下亵衣和小的可怜的白色亵裤之外,整个身体完全暴露在武当弟子眼前,深夜森林的黑色背景,映衬得她一身莹白如玉的肌肤更显娇美。
  紫薇掌门女儿家的贞节之心,使她下意识的停下手上动作,自然睁开眼睛时,看到面前的众男人脸上那淫邪的笑容时,羞愤欲死的紫薇掌门已经说不出话来,但为了保护峨嵋弟子们,只有咬紧牙关继续忍辱负重了。
  现在紫薇掌门身上,只剩下两件内衣,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然而那些东西与其说遮羞,倒不如说撩人淫慾,薄质亵衣只能刚好将紫薇掌门那丰满挺拔的乳房,稍稍遮掩一半,另一半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甚至连两个乳峰上的突起物,也可以隔着亵衣清楚的看出形状。
  而最令人垂涎三尺的是她的白色贴身亵裤,紧窄的绵布片夹在她的双腿之间遮闭最羞耻的下体,诱人的阴阜曲线吸引大家的目光,紫薇掌门一抬头便看到十几双充满淫慾的眼睛,似乎要用目光将她身上仅存的几块遮羞布扒光,她不由自主的想用手遮掩自己的身体。
  看着秀美绝伦的紫薇掌门又羞又气的样子,李清风发出淫秽的笑声:「想不到在僧袍下的裸体竟是如此美丽,你的身体这么性感,能被这么多男人看一定很兴奋吧,我来帮你脱吧。」看着白色绵亵裤内若隐若现的萋萋芳草,拔剑一挥,一片白布就从紫薇掌门身上掉下,阴部完全展露在众男人面前。
  一双宛如春笋般嫩白的修长美腿,浑圆挺翘的美臀,两腿交界处,一条细长的肉缝,搭配着若隐若现的特殊紫色茸毛,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瑕疵,看了叫人垂涎欲滴,真是浑身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叫人目眩神迷,被肮脏思想的男人注视私密的肉体,羞耻的心叫紫薇掌门脑中一片的空白。
  随着衣服的解除,紫薇掌门清丽标致的粉玉胴体一丝不挂,身无寸缕,高挺丰满的乳房,胸前那两颗淡红色的乳头,只有红豆般大小,尤其是周边的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晕,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纤细的柳腰只堪一握,玲珑小巧的肚脐眼,看得武当弟子们快要发狂。
  双峰上的乳头因暴露在冷空气中,也慢慢的挺立起来,白嫩美臀和纤腰美腿,再配上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圣洁俏脸,深紫色的神秘耻毛在雪白晶莹的大腿肌肤上飘动,紫薇掌门纤细的手护住乳房、下体,作赤裸的胴体上惟一的掩护,一股如兰似麝的气息逐渐迷漫在空中,真是十足的可口尤物。
  李清风拉着紫薇掌门的裸体来到大树旁,笑道:「我怕你事到临头反悔,但又不想强奸一个穴道被制住的弱女子,还是武功高强、内力深厚的尊贵峨嵋派掌门,插起来才有征服的快感,所以我要把你绑起来。」紫薇掌门这时候想到已经没有办法逃走,这样想的同时身体的力量完全消失,李清风发觉她不再用力,捡起她先前脱下的腰带把她绑在树干上,李清风好像对捆绑女人已经习惯,在乳房的上下捆绑,使乳房显得更突出,绑完之后在月光的照耀下,紫薇掌门的裸体如梦幻般妖艳。
  李清风欣赏紫薇掌门青春气息洋溢、丰满成熟、清丽娇美的胴体,眼睛里露出异常的光亮,同时深深叹口气道:「实在太美了!」紫薇掌门想到让卑鄙的男人看见自己的裸体,感到莫大的羞耻,可是被绑在树干上,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夹紧贞节的大腿,别让李清风那么容易看到她体内深处。
  李清风好像故意捉弄紫薇掌门,仍旧在欣赏她的裸体,看着有亮丽阴毛掩盖的秘穴,然后慢慢站起来,用手抓住紫薇掌门的下颔就用力抬起,把她的后头部压在树干上,紫薇掌门向上看时,看到李清风一付好色的脸孔,想把头转过去时,又被拉回来。
  这时候紫薇掌门感觉出李清风张开血盆大口,就是一阵滋滋吸吮,还把整个脸凑上去不停的磨蹭着,嘴碰到她的头,身体不由得打起寒颤,可是当李清风的嘴向下滑动,开始舔她紧闭的眼睛,寒颤变成彻底厌恶,这样的感觉随着舌头从眼睛转到耳朵,开始舔耳垂,就变得更强烈。
  李清风看到紫薇掌门的身体毫无性感的反应,就更进一步,让舌头从耳垂滑落到脖子上舔来舔去,抓住两颗坚实的玉峰,肆意的玩弄起来,只觉触感滑润,滴溜溜的弹性十足,手中的力道不自禁的又加重了几分,用手指用力捏了紫薇掌门的乳头,紫薇掌门吃痛下小嘴一张,刹那间李清风的舌头侵入她湿滑温润的口腔里,不停的舔齿根。
  紫薇掌门感到悲愤,虽是出家人,但她还无法不在乎身外的臭皮囊,不在乎俗世的道德规范,对初吻被一个老头子夺走,本能想用自己的舌头把李清风的舌头顶出去,可是相反的被李清风吸住,结果嘴里的每一个地方都被恶心老头的舌头舔过,还不得不吞下不少李清风的唾液。
  李清风把舌头从紫薇掌门的嘴里退出后,想延长这场凌辱剧,持续打击紫薇掌门的自尊,使她容易变成听话的美丽性奴隶,命令道:「这次由严守清规的紫薇掌门来回吻我吧。」紫薇掌门的头脑已经昏沈沈了,想到不知还有什么样的欺凌,对自己是否能保持清醒感到不安,要求道:「先放了我的弟子,我未曾碰过男人的处子身体就永远属于你,什么都听你的。」话才刚说出口,异变陡生,十几名制住三名尼姑的武当弟子,竟然同时七孔流血毙命。
  白安儿从黑暗中走出来,淡淡对李清风道:「你这老牛还想吃嫩草,简直是禽兽不如,乾娘还说武当是名门正派,看来是被骗了。」安儿见这些人以多欺少,动了怒火用上「销魂荡魄」中的「千人共枕」,凌厉的真气分成数十道袭向武当弟子,一瞬间就解决了十几人。
  差点能让紫薇掌门心甘情愿的性交,好事被打扰,李清风大怒下以一剑「浑沌太极」杀招身剑合一,击向白安儿,安儿十指合拢成莲花,「圣心入定」的「定本心」将李清风打回原形,长剑飞上天空,边吐血边逃离现场。
  安儿笑道:「什么武当掌门,连我的一招都接不下。」说完走向被绑住赤裸身体的紫薇掌门,紫薇掌门虽被救却无法放松,毕竟又有一个陌生男子看到她毫无遮掩又尴尬的姿态。
  安儿拱手道:「在下是受「药师玉女」绿芊芊的托付,要将「损心散」交给峨嵋的「慈航女尼」,不知这位师傅是?」绿芊芊因为要救治「中坑镇」流行的瘟疫,只好和安儿分开,约定在「仙居谷」碰面。
  原来紫薇掌门修练「慈航普善典」到达大圆满却又非圆满,满遭损、谦受益,「慈航普善典」在九成境界才是最佳,所以请绿芊芊配制「损心散」抑制一成功力,以免受内劲反噬。
  紫薇掌门听到是挚友「药师玉女」绿芊芊的朋友,虽然放下心来,不过要她在露出丰嫩乳房和方寸秘穴的裸体下,对眼前的男人承认自己是「七彩艳无双」中的「慈航女尼」,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谁知安儿先凑近紫薇掌门的俏脸前,低声问道:「不知这位师傅刚刚说的话算不算数?」紫薇掌门一愕,清丽玉脸烧红的闭上眼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就是峨嵋掌门「慈航女尼」,既然施主救了我的弟子,我刚刚承诺的当然算数,从现在起紫薇的这一身臭皮囊,就是属于施主的了。」安儿将嘴唇凑上开始吻紫薇掌门,紫薇掌门不知是否为了遵守承诺,竟然主动回吻安儿,两个人火热的双唇紧紧贴住,刹那间紫薇掌门的舌头就被吸出去,互相交换彼此的唾液,舌头交缠互相在对方口中舔舐。
  刚刚和李长风接吻时,守戒的紫薇掌门只觉得恶心,现在和安儿接吻,身体却舒服的浑身发软,不禁羞耻的暗想:「难道我是以貌取人的肤浅女子,对李清风不屑一顾,对这位英俊高强的公子,却只是接吻就快要发疯了。」安儿接下来进攻的是上下有腰带捆绑而突出来的俏丽乳房,右手抓住胸前椒乳,开始轻轻的揉搓,一张嘴更凑到右乳乳头,一阵轻咬慢舔,或用舌头用力顶,紫薇掌门觉得自己的身体冒出冷汗,子宫敏感的反应,感觉出花蕊开始湿润,不过她尽量使自己的身体僵硬,不想让安儿知道她有这样的反应,不愿安儿以为她是淫荡的女人。
  安儿当然无从知道紫薇掌门心里的挣扎,嘴在一个乳头上,同时用手抚摸紫薇掌门身体的曲线,从细细的腰摸到丰满的臀部,然后摸到背后,这样来回抚摸的结束,紫薇掌门已经无法保持静止,不由得扭动臀部,看到紫薇掌门的这种动作,安儿吻乳头时发出啾啾的声音,抚摸臀部的动作也加快。
  紫薇掌门渐渐有一阵酥麻的快感,口中不自禁的嘤咛一声,道:「啊……我不行了!好难为情……」就在这时候,乳头上突然产生强烈的痛感,因为安儿用手弹了一下已经勃起的乳头,痛感直达脑髓,倒反的甜美麻痹感扩散到全身,发出没有声音的呻吟,紫薇掌门下意识的在下腹部用力的刹那,就好像等待这个机会一样,安儿的手趁机会插入臀部的沟里。
  紫薇掌门感到焦急,羞耻道:「啊,不要……在那种地方。」可是安儿的手毫不留情的在臀部的沟里摸索,同时更将姆指伸向菊花蕾处,一顶一顶的刺激着她,紫薇掌门虽觉得羞愧万分,还是被酥痒的感觉刺激的鼻息咻咻,就在这个时间里,安儿也从紫薇平坦的腹部向下舔,舌头在耻毛的边缘游动,火热的呼吸钻在秘穴上的感觉,更使得紫薇掌门的焦急感增加。
  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的反应,紫薇掌门感到害羞也怨恨,可是在这样捆绑的状态,只能任凭安儿大快朵颐了,安儿的手慢慢的逼近核心,用手指测量着肉缝里面的长度,鼻子还在紫色的草丛上闻来闻去,毫不停歇的肆意轻薄杀得紫薇掌门混身一软,鼻中不自觉的一阵轻哼。
  安儿突然从下面用力举起紫薇掌门的左腿,虽然已经答应任由安儿享用她的身体,但对一个女尼姑而言,采取这样的姿势未免太淫秽,大腿和另一条大腿已经成为九十度的角度,把性感的秘穴完全暴露出来,只见粉红色的秘洞口微微翻开,露出了里面淡红色的肉膜,一颗粉红色的荳蔻充血挺立,露出闪亮的光泽,缕缕春水自洞内缓缓流出,在强迫分开的处子花瓣口内部,已经存满女人的花露,使得肉色的粘膜产生光泽。
  不仅是采取这样淫秽的姿势,还被别人看到自己兴奋的证据,对一直遵守戒律的紫薇掌门而言,更觉得难过,可是当安儿把她大腿扛在肩上,开始舔起秘穴的裂缝时,紫薇掌门的那种想法也立刻被冲走,事情到这个地步也顾不得羞耻和体面,任由身体产生性感反而是最好的方法。
  很意外的安儿的口交非常仔细,并不是不顾一切的在那个部位上乱舔,开始时以似接触不接触的微妙动作逐渐加强,发现是紫薇掌门的敏感带时,就执意的停留在那里,只见她双颊泛红,星眸微闭,鼻中一阵咻咻急喘,混身瘫软如绵,紫薇掌门不由自己的摆动皓首,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
  感到紫薇掌门的下体湿了,安儿的手转向秘穴进攻,左手绕过背臀,用食指及无名指拨开两片娇嫩的阴唇,中指「滋」的一声,老实不客气的插进秘穴内,中指急剧在如珍珠的阴核震动,要教眼前的美丽掌门更放荡,紫薇敏感部位受到羞耻狭玩,下体不理主人的意愿,自行因快感而分泌出蜜汁,玩弄中的手掌也载不了,使紫薇掌门大腿上也沾了很多。
  虽然无法动弹,但看到平常严守清规戒律的掌门,竟然变成了淫水不断流出的浪荡女人,三名尼姑也受到淫靡气氛的感染,下体渐渐燥热起来,小嘴喘嘘嘘的就像安儿也正在爱抚玩弄她们。
  看到紫薇掌门的反应,安儿感到非常高兴,更得意的用舌尖压迫阴核,不停扭动拨弄,紫薇掌门忍不住像抽筋一样使臀部痉挛,口中更开始传出阵阵淫糜的娇吟声,安儿的嘴就压在阴道吸吮,发出「啾啾」的声音。
  快感的汗水不停的散发肉体的热量,流出来的骚水也增加,从支持身体的大腿流下去,就是连紫薇掌门本身都能感觉出来,鼻中更传出令人销魂蚀骨的哼叫声,安儿每喘一口气,就连连喊着痛快,然后彻底的玩弄阴核,这时候阴道口已经完全大开,安儿就把巨大的舌头插进去。
  产生如同阳具插入时的快感,紫薇掌门在这刹那有了昏迷的感觉,只好靠集中精神在大腿之间,勉强使自己不要昏过去,安儿的舌头使紫薇掌门产生甜美感,急剧的刺激让她失去控制,扭动蛇腰及使臀部作弧形的摆动,做出了无意识的动作,不但不可减轻难受感,反而使舌头更为深入秘穴,淫水也如缺堤流出,最后还甚至盼望安儿的舌头永远这样进进出出。
  这时候的安儿也非常激动,用舌头在洞里深深的插五、六次,当那里的入口已经扩大和湿润时,就把扛在肩上紫薇掌门的腿放下,然后把她从树干上解下来,脱光衣服道:「我现在要插进去了,紫薇掌门准备好了吗?」这样一面说,一面在先前确定紫薇掌门最敏感的耳垂到脖子舔过去,因为刚使性慾彻底受到刺激,所以带痒的那种感觉,一下就吸引住紫薇掌门的注意力,就在紫薇掌门的心完全在安儿的吻上时,安儿将另一只手伸向紫薇掌门的圆臀,双手托起她的美臀,就这样紧紧箍住她无暇赤裸的娇躯。
  此时的紫薇掌门正被安儿的挑逗刺激得全身酥麻酸软,忽然觉得身体一阵摇晃,不自觉的把手勾在安儿的颈上,双腿更是紧紧的盘在他的腰臀处,一颗嫀首无力的靠在他的肩膀,安儿就趁机会分开她的双手,把巨大的金芒龟头送到蜜洞口,好一副香艳迷人的绮丽风光。
  就在坚挺的肉棒碰到花唇的刹那,紫薇掌门身体不由得紧张起来,大腿间感受到有异常的压力感,龟头突破蜜唇进入里面,遇到了顽强的保护,安儿柔声道:「我顶到紫薇掌门的处女膜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紫薇掌门娇俏的脸庞呈现圣洁的气息而又参杂了淫荡的妩媚,以行动回答安儿,将雪嫩的臀部前送,金芒肉棒立刻贯穿花心,带来珍贵的落红,大概是完全湿润的关系,没有想像的那么痛,但那种塞得满满的感觉,不由得使初次接受肉棒的紫薇掌门,回味刚才龟头插入的快感。
  安儿往下压住紫薇掌门妩媚扭动的躯体,张开的修长玉腿仍旧挟着安儿的腰臀,大腿上还残留着由秘穴流下来的丝丝处女血红,早已湿润的花瓣不断摩擦安儿的金芒肉棒,因为阴唇朝上得以更深深进入的肉棒,从下面碰到子宫使紫薇掌门皱起眉头,以不停摇动的臀部发泄自己的慾望。
  安儿用双手牢牢抱住紫薇掌门的臀部,厚实的胸膛紧紧贴住她雪白娇艳的乳房,紫薇掌门身体开始扭动后就停不了,两手无力的挂在安儿的肩上,口中的娇喘逐渐狂乱起来,臀部加大了扭摆的幅度,剧烈的动作把大量渗出的淫水飞溅到地上,这比死更难受的感觉叫她流下欢喜的眼泪,此时只要能减轻身下所受的酸麻,就是要她作甚么耻辱动作她也会照做的。
  长长的金芒肉棒在紫色的软毛围绕的裂缝里,不停进进出出,很快就沾满蜜汁,变成发出光泽的活塞,有如用铁刺穿臀部的刺激感,很快使紫薇掌门达到高潮,挂在安儿肩上的纤手也慢慢移到腰间,身躯像蛇般缓缓扭动起来,高耸柔嫩的双峰随着气息起伏。
  紫薇掌门红润的嘴唇喃喃吐露不清的字汇,安儿看到她这样有快感,更精神百倍,更用力的猛插肉棒,在不停流出蜜液的阴洞里挖弄,酥痛麻痒的感觉杀得紫薇掌门混身炽热难当,嘴里的娇喘也逐渐转为阵阵的哼啊声。
  终于突破快感的界限,紫薇掌门张口淫荡的浪叫道:「啊……不行了……我快要疯了……」在花瓣产生强烈收缩感时,用双脚夹紧安儿的身体,从肚子到臀部的艳肉开始不停的痉挛,阴道里的痉挛,也使安儿的兴奋更加强,腰部的扭动也更加速,用更大的力量在蜜洞里抽插。
  紫薇掌门此时如受雷殛,整个身体一阵急遽的抖颤,整个灵魂彷佛飞到了九重天外,安儿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陶醉在性交的快感里,突然要紫薇掌门停止,自己仰卧在草地上,把勃起的肉棒拉到垂直的位子,道:「来吧,请紫薇掌门骑在我身上。」紫薇掌门好像迫不及待的翻起来,毫不犹豫的骑上去,因为刚才的抽插行为后,还没有乾的肉洞,立刻对正几乎有鸡蛋大小的龟头上,然后身体在欢喜的颤抖中慢慢坐下去,成男下女上的姿势,紫薇掌门两手按着安儿的胸膛,一下一下的摆动蛮腰,将自己的隐密处送进安儿的肉棒。
  今次是女性作主导的体位,紫薇掌门很容易得到快感,她开始学会如何利用穴中肉棒去满足自己,当想要顶到底就一股气把臀部挺前,想磨擦穴内肉壁就晓得扭动臀部,紫薇掌门极乐的呻吟,彷佛整个灵明理智全被抽离,胸前美乳向上下滚动,臀部把肉棒吞入又吐出,淫水也给大量抽出。
  一阵阵的快感往脑中袭来,紫薇掌门微睁着一双迷离的媚眼,含羞带怯的看了安儿一眼,伸出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彷佛两人是情人一般,沈浸于自我的欢愉,丰满娇美的臀部在安儿赤条条身体上疯狂的摆动,安儿的一只手搓揉着娇艳高挺的乳房,从没有享受过这种欢愉感觉的紫薇掌门,想让自己一直被安儿抽插,一点也不想停下来。
  高潮袭来,紫薇掌门忍不住抽搐,在秘穴夹紧度渐松下来的时候,安儿挺起后背大叫,在秘穴中进行了一下大力的抽插,这使紫薇掌门的高潮快感得以延续,跟着每当她的肉体刚要缓下来的时候,安儿就对秘穴作出数下抽插,使紫薇掌门的淫劲不停的持续。
  安儿有技巧的插入,这使紫薇掌门得到无痛的初夜,尝到性爱的快乐,在连续的高潮快感下,紫薇掌门受不住不停的刺激,魂虚目眩之下就幸福的半昏过去,受到长时间被阴道夹紧及吸啜,性感的秘穴让安儿忍不了,间歇性的金芒肉棒发光,吐出粘粘的精液,热情的精液就全喷射入昏睡的紫薇掌门肉体深处,每一次都使紫薇掌门沈入快感的大海。
  三名濒临高潮的尼姑,慾火反而解开了被制住的穴道,衣衫凌乱的正在自慰,这时看到掌门昏迷才惊醒过来,练武的女子最怕在交欢时失去意识,因为无法固守阴元,若被心怀不轨的魔门之人「采阴控神」,贞节秘穴将只能接受同一根肉棒才能兴奋,永远受制于坏人的肉棒下。
  安儿当然不是魔门之人,不过刚刚三名尼姑并没听到安儿的来历,心中只想保护掌门,其中的善定和善戒勉强把昏迷的紫薇掌门扶离开安儿的肉棒,就在安儿想说话时,另一名善慧已经将本来就半裸的娇躯贴向安儿,低声颤道:「施主,放过我们的掌门吧,由善慧代替掌门……来满足你好不好?」安儿还能说什么呢,这三名尼姑虽然不像「慈航女尼」紫薇掌门惊人的美丽,但这一代的峨嵋弟子大多是中上之姿,不然就不会引起武林盟的觊觎,安儿只有挺起多了紫环的金芒肉棒,投入替这名女尼开苞的壮举。
  由于安儿和善慧交欢后,紫薇掌门还是没醒过来,善定和善戒为了避免安儿有闲暇再向掌门伸出魔爪,也献上处子之躯来满足安儿,多了三场激战,等安儿把三人抽插的全身酸软后,才能脱身向「峨嵋派」出发。
  但时间上的延误使安儿到达时,峨嵋的众尼姑们早被「武当派」的人脱光衣服,赤身裸体的聚集在广场上,幸好武林盟的命令是要以处女来拍卖,所以众尼姑除了被搂搂摸摸,被视奸侮辱外,还能得保清白之躯,安儿花了两刻钟才把武当的人全部解决掉。
  虽然成了「峨嵋派」的救命恩人,但紫薇掌门迟迟未醒,众尼姑还是不敢轻易相信安儿,原来是失去贞操后恰好抑制了「慈航普善典」的一成功力,由于功力剧变,以紫薇的武学程度,自动进入了龟息状态调节经络适应。
  等到三天后紫薇掌门醒来,「峨嵋派」一百二十七名尼姑,已经都为了她向安儿「牺牲」了,武林盟本想将峨嵋收作私人妓院,想不到阴错阳差反而使峨嵋成为安儿自己的两大后宫之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