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喝酒操翻骚货

喝酒操翻骚货

我和我老婆最近才从巴哈马渡假回来,从那回来后,我们的关系就彻底改变了。她无视我所说的每一句话,经常在我面前放荡地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有时候整晚在外面鬼混,也不告诉她在哪里。

  我们结婚五年,虽然已经35岁了,我老婆慧琳还是比我小七岁,本来关系非常美满。从第一眼看到她,开始追求她时,我不知道我会这么幸运。她并不是沉鱼落雁的绝代尤物,不过身材娇美,个性又好。结婚后,我经常怂恿她在外面暴露美丽性感的身体,可她总是说,这只给我一个人看。有时候,幻想埋藏心间,才是最美好的,一旦跨越,或许就是天堂地狱的分别。

  事情缘起于假期的最后一天,我俩一起从我们所住的宾馆出发,到小岛另一边的一个风景秀丽的沙滩玩。过去的两个星期一直在晒日光浴,我俩的皮肤都被晒成健康的棕褐色。我们躺在沙滩上,慧琳转头对我说,「你看,我身上这分界线都快露出来了。」看着她身上穿着的比基尼,差不多什么都露出来了,我好惊讶。

  「看见了呢,可是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不直接脱掉你的胸罩呢,你看,这里好多女人都这么干。」我撇撇嘴,指着附近那些袒胸露乳的女人。

  「好吧,我也不知道,也许我需要喝点酒壮壮胆。」「也行,咱们喝点酒吧,要不我去那边找个店子买几瓶啤酒过来?」「好啊,快去吧,我在这等你。」这或许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沙滩上不戴胸罩的女人多了去了,可是想着好多男人都盯着我老婆丰满的美乳乱看,我就忍不住勃起了。虽然看起来不远,可走过去还是花了我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好痛苦啊,有个男人正在路边卖啤酒。价钱有点高,不过为了省时间,我就不管了,直接拿了六瓶,赶紧向着慧琳晒太阳的地方跑去。

  快要到她那里时,我看见两个男人正和我老婆聊着天。年龄大概在二十岁左右,操着澳大利亚口音。慧琳趴在毯子上,歪着头听他们闲聊,从这个角度,他们可以尽情欣赏到我老婆浑圆结实的臀瓣,内裤太小,几乎什么都没遮住。看到这诱人的一幕,让我异常刺激,我往回走了点,让他们看不到我。我仅能听见他们的只言片语,从中我了解到,原来他们正在向我老婆推销一种防晒油,并在给我老婆展示效果呢。

  我听见她说「好」,期待着她涂抹防晒油,催他们离开。不过这可不是他们的推销方式。一听她说好,他们就跪在我老婆身体两侧,开始将油滴在我老婆背上。看来,这很明显是一个骗局,专门合伙哄骗沙滩上的独身女子,想到这,我就准备走过去阻止他们。这时,我发觉慧琳似乎很享受被这些陌生男子抚摸的感觉,我那一直循规蹈矩的贤妻竟然分开双腿,方便两个男人将防晒油抹到她大腿内侧,我就停下了脚步,暂且观看一阵子再说。

  其中一个男人趁我老婆不注意,突然松开我老婆内衣的带子。我期待着她作出抗议的举动,哪知她竟然什么都没说,放任那男的将油水摸在她光洁的后背上。这样趴着,我老婆的乳房看起来非常硕大,从侧面看得很清楚,尤其是当她抬起头,靠在她的手肘上。当他们的手掌攀上我老婆的双峰,开始轻轻爱抚时,我确信听到她的呻吟声了。

  这实在太刺激了,我承认我竟然硬了,可我从来没料想会是这样的。我喜欢别的男人视奸我老婆的美乳,甚至幻想陌生男子操我老婆,可根本就没想过她真的给人碰了。我听见一个黑头发的青年让我老婆翻过来,这时我觉得我真的要采取点行动了。我朝他们走过去,故意弄出一些响动。我微微听见我老婆低声说「那是我老公」,他们就赶紧站了起来,紧紧盯着我走过来。

  「我买到啤酒了,老婆。」「不错。」慧琳回道。她一脸掩饰不住的慌张,虽然还在笨拙地隐藏。她摆弄好她的胸罩,从后面系好,不顾我锐利的眼神,继续说道,「这是伊万和杰米,他们从澳大利亚过来玩的,伙计们,这是我老公,汤姆。」我们装模作样打了个招呼,虽然我心里直想撞死他俩。

  「他们正在推销这一新品种的防晒油,防护性能好,很适合这种环境。」我知道慧琳对淫妻话题感兴趣,不过我丝毫看不出这有什么关系。

  「他们让我先试试,好的话再买。我感觉效果不错,老公,帮我买一瓶吧。」「哎呀,我买啤酒时,把零钱都花光了耶。」我耸耸肩,无奈地说。我可不想老婆都给他们摸了,还要给他们钱!

  「这样啊,那就给他们每人一瓶啤酒吧。」没什么好办法了,我只得照做。这是我俩假期的最后一天,我可不想在最后关头搞砸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竟然直接打开啤酒瓶,坐在我们边上,喝了起来。

  「你们不想多卖点防晒油吗?」我问伊万,那个黄头发的青年。

  「不去了,哥们。我们大概这个时候就休息了,晚上还有精彩活动呢,可不想把精力耗尽了。你懂我在说什么吧?」就这样,接下来的十多分钟,我坐在那,那两个家伙喝着我的啤酒,和我的老婆聊着天。他们很风趣,逗得我老婆笑个不停,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啤酒的作用,她不习惯下午喝酒。这一次她竟然将我晾在一边,注意力全扑在了这两个年轻的小伙子身上了。酒差不多快喝完了,这时我老婆猛地站起来,似要发布什么重要的宣言。

  「我老公一直念叨着要我不要戴胸罩,享受日光浴,今天我就答应他只要给我喝瓶啤酒,我就照办,所以……」接着不发一言,我老婆手伸到背后,轻巧地解开扣子,将乳罩取下来,在我们面前暴露出她那对丰满挺翘的美乳。这是我今天一直期盼的美事,却未曾想竟是这样的场面。伊万和杰米看起来很享受这一美景,裤裆处明显鼓起来一大团,当然我也不例外。我老婆在他们淫邪的目光注视下,乳头兴奋的立了起来,我不敢想象接下来她还会做出什么举动来。内心里竟然半期待我老婆直接脱下三角内裤,唤他们俩过去操翻她。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老婆竟然说:「这酒劲都涌到我头上来了,好晕啊,我得小睡一会。」接着闭上眼,仰躺在毯子上,可爱的乳房暴露在我们面前。我想这两个家伙会猜到我老婆是在下逐客令了,哪知杰米却对伊万说:「看起来她的乳房以前没怎么晒过太阳啊,我们还给她抹点油吧。」我从他手里抢过瓶子,说,「我也能做的,谢谢你们的好意。」「什么?喔,那好吧,我想我们也该走了,再见。」「嗯,再见。」我胡乱说着,谁还想见你们这两个混蛋啊。

  等他们走开,我面朝着已经睡过去的慧琳,温柔地将防晒油抹到她的乳房上,她在梦里轻轻呻吟,微微扭动娇躯。这两个家伙走了,我又有点希望他们留下来给我老婆抹油,我就在边上观看。想着着刺激的场景,我立马就硬了。我好想现在就操她,我想他们来操我老婆,不过此刻为时已晚了。我轻声叫唤了她几次,但她不搭理我,我只得默默躺在她旁边,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我估计睡了很久,醒来时,我竟然看见身边围着好几个人。杰米和伊万又回来了,还带了两个女孩和一个男生,他们正欢快地和我老婆聊着天、喝着啤酒。

  「喂,小懒虫,你起来了啊,伊万和杰米给我们买了些啤酒和吃的,这些是他们的朋友。」慧琳开始一一为我介绍,我却心不在焉地打着招呼。刚睡起来,脑袋还有些晕乎。看着我老婆又穿回了胸罩,而边上那两个女孩都是光着上身,我心里略有点失落。一开始我有点不高兴,但和这些比我年轻好多的人待了一会,还是充满了乐趣。慧琳很明显乐在其中,我亦慢慢融入这气氛。

  坐在我边上的姑娘叫做珍妮,大约20岁的样子,身材苗条,胸有点小,但还是非常性感。我竟然有点喜欢和她调情,尤其是看到边上的那些男孩都竭力恭维我妻子的容貌。其实我对这些女孩没什么性趣,只是一种男人的自尊,让一些年轻姑娘觉得我有吸引力,感觉很不赖。

  他们带了好多啤酒,天色渐黑,我们已经喝的不成人形了。这时,某个男生的父母在几英里外租了个海景房,提议我们去那开个小型聚会。慧琳很心动,我不忍拂她意,况且我也心情不错,就同意了。

  慧琳在腰间围了一条裙子,我穿上衬衫,这是我们所有的衣物了,但这里的夜晚还是很暖和,我们不担心着凉。我们七个走到他们停车的地方,我和慧琳是打的来的。不幸的是,其中的一个女孩萨曼莎,开的是一辆跑车,只能坐两个人,当然是和珍妮一起了。另一辆车是辆吉普,是那个有海景房的青年所有。

  「我和汤姆坐在后面,行吗?」慧琳问道。

  这辆吉普车后座只有一条凳子,车厢里一共仅能坐三个人,后面还有一个拖箱,不过看起来不太安全。

  「好吧,要是仅仅抱着的话,坐在后面拖箱也行,但前面可以挤一下的话,还是可以坐四个人的。」「这样啊,那谁坐到后面去呢?」我问道。

  伊万看着我说,「哦,慧琳当然不能坐后面,那肯定是我们四个中的一个了。

  尼尔,你车里不是放着一副扑克的吗,拿过来。」车里确实有副牌,我们每人抓了一张比大小,唉,输家是我。他们肯定做手脚了,可我也不能说什么。

  司机尼尔先爬上了车,伊万接着也爬了上去,再接着我就看到杰米从后面扶着我老婆上车,他的手还托在我老婆丰满的臀部上。我心情越来越不好,在我面前胆大妄为地猥亵我老婆,我真不想让我老婆和他们挤在一起了。等我老婆上了车,杰米也上去了,挤在我老婆边上。

  「喂,汤姆,你快点上来啊,要不然我们就把你丢在这了。」伊万大声喊我。

  我快速地跳到后车厢里,靠在前面车厢后头,就在他们的车窗边上。我能看到后排座椅,他们正紧紧地挤着,貌似也不怎么舒坦。突然车子往前冲了一下,我就被带的往后倒。也许是尼尔开的太快了,他喝的有点多,我真担心会出事。我费了点劲,又凑回到车窗的位置。

  就那一瞬间的事情,他们就换了乘坐的姿势,慧琳此刻正坐在伊万的大腿上,位于车厢的正中间。我猜这样子他们都坐得会舒服一些,不过我可不想看到我老婆就穿着一件薄纱似的围裙和窄小的内裤,坐在一个陌生男子的大腿上。隔着布料,她肯定能感受到他勃起的肉棒,这条小路坑坑洼洼的,车子颠来倒去,慧琳就在伊万身上弹上跌下。她咯咯地笑着,很快活,不过我想此时伊万会更开心吧。我凑近了看,发现杰米的一只手正搁在我老婆光洁的美腿上,那围裙差不多滑到了她大腿根部,什么都遮不住。我又看见尼尔那只空闲的手摸在我老婆另一条腿上,我猜他们是为了稳住她,不让她倒下来,但路面这么不平,我老婆还是不停地在伊万大腿上,上下弹跳。

  我看见伊万的双手伸到前面,可能正准备解开慧琳胸罩,突然车子转了个弯,我又被抛到后头,这段路拐来拐去的,车速又很快,过了好几分钟,我猜好不容易回到原来的位置。我一凑过去,不知道窗子里飞出了什么东西,正罩在我的头上,什么都看不到了。我又被抛到车厢后头,我挣扎着把那东西扯开。等我保持好平衡,我竟然发现那是我老婆的围裙,被他们从车窗里丢了出来。虽然隔着车窗,可我还是能看见慧琳上下弹跳着,现在估计是不着片缕了。她完美的后背光洁如雪,伊万肯定脱掉了她的胸罩。我猜,老婆的小内裤也被他们扯掉了吧。

  从我这位置,很难看到他们正在干什么,不过我能想象出来,他们的双手游走在我老婆全身,玩弄着她丰满的乳房,爱抚着她滑腻的大腿。甚至,伊万已经掏出了他的鸡巴,我老婆正在和他交媾,随着车子的颠簸,骑在他的肉棒上,上下套弄。我脑子里意淫着这一幕,试着凑过去一点,想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这么干了。

  突然车子猛地刹车,我又被抛到后头去了。等我站起身,我就发觉我们停车了,然后看见尼尔和杰米从两边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啊?你们想弄死我啊!」我不满地大喊。

  「真是抱歉,我一向喜欢开快车。」接着我又看见慧琳和伊万从车里爬出来,慧琳又穿好了她的比基尼内衣,我不知道她是刚穿上呢,还是一直就没脱掉,也许只是我的想象吧。我生气地看着她说,「你那围裙跑哪里去了啊?」「你帮我抓到了?早就松开了,过完时,它就飞出了车窗。」「没,没抓住。」「啊,你这个笨蛋。这晚上,我就只能穿成这样了。」说着,转了一圈,给我看她只穿着内裤的下身。

  她的话让我太震撼了,好吧,都成了我的错了。

  「来吧,伙计们,来喝点酒,坐了这么久车,喝喝酒压一下。」伊万招呼着,我敢肯定他在装疯卖傻。

  现在我已进退两难。我不知道刚刚前座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也许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可想着他们可能做过的事情,我就觉得有些兴奋。有点生气,可是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和他们闹翻了纯粹是找死。我决定四处走走,看能不能叫到的士,送我们回宾馆。

  慧琳不时地找理由站起来,走来走去,给他们机会偷看她丰满的翘臀。喝了一杯威士忌后,我觉得也放松下来,想着沙滩上还有吉普车里发生的激情游戏,我发觉其实是慧琳很喜欢引诱他们。问题是,她会进行到什么程度?

  过了一阵子,就听见屋外汽车喇叭声,那三个男生猜测是珍妮和萨曼莎,跑出去看了看。此刻我俩终于有机会独处了,这是到这之后,我才有机会和她说话。

  「汤姆,我们在车里什么都没干。」「真的?」「你是不是认为是我让他们对我那么随意的啊?」「你可是说,什么都没发生呢?」「好吧,他们确实有点莽撞,可我没让他们弄我。」「那你的围裙呢?」「那只是个意外,我想我要是什么都不给他们,他们会很失望的,杰米说我真是个性感尤物,让他们肉棒都勃起了。别那样,亲爱的,他只是开玩笑。」「确实像开玩笑。」「喂,萨曼莎是她女友呢,她马上就过来了,他顶多是脱了她的内裤,而不是我的,傻瓜。」「但愿如此吧。」我耸耸肩,内心里竟然还有点小小的兴奋,天呐。我很难分辨她说的是否是事情,也许她真没让他们做什么呢,不过很显然的是,她给了他们这么个机会。

  那两个姑娘一进来,尼尔就放起了音乐,他们开始在客厅里起舞。我跳得不太好,只能坐在沙发上,边喝着威士忌,边看他们跳舞。那两个女孩穿的很少,也许在车子里脱了几件。她们跳动的时候,我都能瞥见她们偶尔露出的内裤,这很刺激,不过看着我老婆只穿着一件窄小内裤跳舞,更为刺激。疯玩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尼尔换了一些轻缓的曲子,成双成对地起舞。

  伊万和珍妮一对,杰米和萨曼莎一对,留下尼尔和慧琳一对。这回我已经喝得昏昏沉沉了,勉强睁开醉眼朦胧的双眼,我就看见尼尔双手搭在我老婆屁股上,揉捏着她丰满的臀瓣。慧琳将他双手挪到腰间,但他又故意滑下去,又搁到屁股上。慧琳转头看我,我假装睡着了。透过眼角的缝隙,我看见慧琳试着制住他游走的双手,她将他的双手紧紧抱在她的腰上,这样就无法滑下去了。这还蛮有效果的,谁知道杰米带着萨曼莎过来了,一只手从萨曼莎背后伸出来,放到我老婆双腿间。她立马将双手从尼尔手中抽出来,试着阻挡杰米探入的魔爪。尼尔终于找到机会,手滑落到我老婆屁股上,更为肆意地揉捏我老婆结实的肉臀。渐渐地,我老婆已经不关心他们在摸她哪里了,而是密切注视着我,有没有看到她被这么肆无忌惮地玩弄。我假装打起了呼噜,装作我已经睡着了,这样子,慧琳再也不试着拦阻他们抚摸她全身了。

  没过多久,萨曼莎竟然发现了杰米的恶行,生气地跑了出去,杰米赶紧追出去,珍妮也跟着他们出去了。

  「喂,珍妮,你跑去干啥呢?」伊万在后头大声问道。

  「她都走了,我也得回去了。」伊万也跟她出去了,就留下尼尔和慧琳在房间里,当然我也在啊。双臂依然抱着我老婆,此刻他抬起手到我老婆背后,轻巧地解开她的胸罩。

  「别,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老公就在边上呢!」「他早就喝翻了,宝贝,来吧,在路上我就看过你漂亮的胸部了,可你那么偏心,只给伊万一个人摸过。」听她这么说,我老婆就放弃了抵抗,任由他施为。

  他轻轻地将我老婆的胸罩从胸脯上扯下来,我老婆羞涩地用手挡在胸前。

  「亲爱的,不用拦我了,你都让伊万操过你了。」「没,他没有!」「当杰米拉你的内裤时,我就看见他的鸡巴早已掏出来了。」「他只是在下面磨,我可没让他进来过。」「哦,没事,还有我的呢。」突然尼尔抓起我老婆的双手,扭到她背后,然后靠过去,开始舔我老婆的乳房。我老婆爽得微张小嘴,低声呻吟。他放开我老婆双手,没想到她竟不去推开他,而是抱住他的脑袋,让他贴得更近,更用力地舔她。他的嘴唇离开我老婆的乳房时,我都能看见她的乳头直直立起来了。他跪在我老婆身前,吻上我老婆的大腿内侧,一路游走到内裤包住的神秘所在。他一用力,飞快地将我老婆的内裤扯到了膝盖上。

  毫无预兆地,门突然开了,伊万和杰米走了进来。淫邪的双眼放着光,直盯着我老婆赤裸裸的雪白娇躯,好久才挪开目光,看向我。

  「她们都走了?」尼尔问。

  「嗯,就是因为这小骚货在这。都这样了,就让她给咱们泄火吧。小美人,怎么样?你不应该让我们等这么久的,在沙滩上或是车上,就应该被你给操了,我敢肯定汤姆不会阻止我们的。」杰米色色地说。

  说完,三个人的手就摸上了我老婆光洁的躯体,把她顶到一张椅子上,让她弯着腰,屁股高高翘在他们面前。他们飞快地脱掉短裤,哇,三条粗大的鸡巴弹了出来,剑拔弩张地指着我老婆性感的娇躯。

  「等等,我老婆随时都会醒过来。」我老婆犹豫不决地说道。

  「别开玩笑了,他一直就是醒着的。对吧,汤姆?」都这样说了,我再也装不下去了,只能睁开眼,紧盯着慧琳的双眼,此刻,杰米正从后面,将他粗壮的鸡巴粗鲁地顶进了我老婆湿淋淋的肉穴。我老婆脸上挂着难以琢磨的震惊神情,小嘴诱人地微张。

  她还来不及蹦出一个字,尼尔就将他的大鸡巴捅进去了,开始狠狠地操我老婆湿热的小嘴。身前身后的肉洞都被占用了,伊万只能玩弄我老婆的乳房,而她就无助地盯着我,我看着这淫靡变态的一幕在我面前发生,鸡巴不由自主地勃起来。

  尼尔插得太快了,没多久,就在我老婆小嘴里爆发了,看着另一个男人的精液从我老婆唇间溢出,滴落下来,太刺激了,我掏出鸡巴,疯狂撸动。过了一会,正在我老婆屁股后面操干的杰米也加快了速度,让我老婆攀上了一波高潮,大声呻吟出来。杰米继续用力抽送,又快又深,最后抓起我老婆的秀发,死命往后拉,全身一抖,狠狠顶进去,将一泡浓精射在我老婆骚穴里。

  杰米一完事,伊万马上起来接替他的位置。他那条鸡巴比杰米的大多了,而且都比我的大,慧琳肯定发觉了这其中的不同,风骚地看着我,嘴里销魂地乱叫。

  「喔!好爽,好棒!快操我!用力操!操死我吧!再用力点!」杰米看着我,鄙视地看了看我的小鸡巴,对慧琳说:「让大鸡巴操过,你会食髓知味的,等你回伦敦后,估计会经常出去找大鸡巴偷吃的。」「嗯,我会的,我想要更多鸡巴来操我。喔!快操我啊!好爽呀!用你的大鸡巴用力操我!插到我嘴里来!」杰米和尼尔的鸡巴确实比我的大,但我的还是硬的呢。伊万从我老婆后面卖力地抽插,我趁机顶在她嘴巴上。

  「喔,快拿开,我要他们的鸡巴,你的太小了!尼尔,杰米,快来操我!喔!」突然,她猛地张开嘴,伊万在后面加快了速度,趁此良机我赶紧捅了进去,不管她愿不愿意。我抱着她的脑袋,死命地抽插,狠狠盯着她,插得她前后晃动。

  「你这个骚婊子,你喜欢被操,对吧?你就想被人操,什么人都可以操你。

  我现在就在操你,我在操你的嘴,你个骚货!」这无上的刺激,让我快要喷发了。我哦紧紧抱住她脑袋,看着她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把所有的精液都射进去,逼迫她全部吞进肚子里。等她全部吃完,我才从她嘴里拔出来,此时伊万也在她肉穴里射精了,又把她送上了一波强烈的高潮。这会,尼尔又硬了。

  「伊万,快拿出来,别挡着我,我要操操她这个骚穴。」「真好,快来操我这个骚穴,我想要你们都来干我一次,但你不行!」她指了指我,继续说,「从今往后,我只要大鸡巴操我!」接下来,一整晚,我就只能在边上看着他们三个换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操我那淫荡的骚妻,不能上去操她,唯有自己打飞机。

  大概凌晨四点左右,他们都爽够了,就让我们走。我叫了辆的士,将我们带回了宾馆。

  自从有了这次经历,我发觉我越发爱她,可是她却开始肆意践踏我的自尊,再也不同我做爱。要是我抱怨,她就嘲笑我,鸡巴这么小,不配操她的小穴,这是我天生的缺陷。她还说,若是我乖一点,下次等她和别人偷欢时,或许会同意我在边上观看。

  于是我就尽全力在她面前好好表现,期待她能信守诺言。

【完】

16029字节